又跑了一次半马

原本以为抽签没有抽中今年没机会跑马拉松了,没想到后来过了两天进行第二轮抽签被抽中了,于是我又吭哧吭哧开始了练习。这次练得时间比较短,前后加起来也就1个半月吧,跑了两次10K,一次14K,一次17K,结果在距离赛前一周的最后一次长距离练习也就是17K的练习中把右脚伤了。具体症状就是外脚底边缘痛,行走困难,有可能是脚底韧带有点拉伤,我怀疑是跑完后的拉伸动作不对,因为刚跑完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出现疼痛,但是在我拉伸完后就突然开始痛起来了,而且几乎站不稳,太惨了……后来我一度考虑要不要弃赛,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每天四五次使用日本的久光神药3.0涂抹,竟然在三四天后迅速恢复了。于是我还是去激动地参赛了。

比赛当天,天气预报有大雨,心中很惆怅,感觉真是出师未捷,身差点先挂了,然后又要下大雨,我对所有人说,如果跑到一半下大雨,那我就撤。当然心中是不甘的。不过真的运气很好,大概是老天被三万多参赛者的热情所打动,竟然全程阴天,一滴雨都没有下,而且气温和风速也是非常适合长距离跑步的。人生中第二次参加半马,少了一些恐惧,多了一点准备。首先赛道就是熟悉的,虽然因为修路改了一些地方,但是90%的赛道是曾经跑过的,平时也经常要从这些地方路过。尽管李公堤那七八座桥还是很消耗体力,但也不像2014年第一次跑过时感觉那么绝望了。不过我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在10K后出现了,伤愈不久的右脚外脚底处又开始隐隐作痛,到后来更是明目张胆地痛起来,每踩下一步,都要痛一记,后来我不得不调整步伐,把右脚的着力点更多地放在内脚底,以减轻外脚底的受力,这样的后果就是大脚趾和脚趾脚掌连线部位及脚心涌泉穴部位(我真专业啊=。=)磨出了水泡,不过水泡算什么?我上一次两只脚底磨出五个大水泡呢哇哈哈,浴水泡重生是我的风格啊!囧 最后的一小时路程,我就在右脚的各种不适与疼痛中跑完了,最后回看nike+记录的全程,发现竟然在18K的时候我还能跑出518的配速,感觉自己真是挺了不起的。尽管最后的成绩比起2014年要慢了3分钟,没能实现我的心愿(我的心愿是比上一次跑得快哪怕一秒钟),不过也算带伤跑完了。如果上个礼拜没有在练习中伤了脚,我感觉打破之前的记录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今年上半年的大赛结束了,我感觉自己平时的跑量对于参加半马来说还是不足,如果平时每次跑步能有10K的话,跑21K应该不会这么吃力,就像我现在参加10K比赛都是信手拈来一样。所以要防止伤痛,功夫还是要下在平时啊,我准备以后增加点跑量,毕竟5K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算什么了。今天看到无锡马拉松加入了AIMS认证,感觉很牛逼,等我半马可以跑进2小时15分钟后,我可以去无锡试试全马,那么也许哪天我也可以去参加波士顿马拉松。

爷爷

去年双11,我只有在优衣库抢了几双袜子,因为大着肚皮需要早点睡觉,实在是没有精力抢更多东西了。尽管如此还是觉得好像占了很大的便宜。那几天爸妈有些忙,白天经常要去医院陪爷爷。因为天气冷了下来,爷爷的老毛病又发了,稍微动动就会喘不上气,距离中秋节那次住院还没有多久,他便又住进了医院。我本来以为这次住院还是像最近这一年中的每次住院一样平常——爷爷在病床上趟几天,挂几天盐水,静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各方面稳定下来后他就能出院。可是我想错了。

明明是双11的白天,妈妈还带老同事去医院探望了病床上的爷爷,当时他还思路清晰,看上去马上可以出院的样子。结果到了12日下午,爸爸从医院回家的时候说爷爷已经有幻觉了,说他看到以前的几个早就过世的老朋友来看他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对爸爸讲12日吃过晚饭想去医院看看爷爷,爸爸说好。可是我后来也没能做到。然后到了13日凌晨三点多,家里的电话突然大作,我就知道不好了。我想跟着急匆匆出门的爸妈一起去医院看爷爷最后一面,可我还是没能做到,因为肚子里的宝宝刚满34周,大家都觉得还是谨慎为好。于是等我再见到爷爷的时候,他已经静静地躺在那个陌生的厅堂中,与我记忆中的爷爷全然不同。

记忆中的爷爷,是那个夏天穿着汗背心和大裤衩,穿着拖鞋站在傍晚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根塑料水管给爬山虎喷水的爷爷。还有非常非常遥远的记忆,似乎是关于爷爷的第一个场景,他和奶奶来我们家做客,带了我喜欢吃的卤汁豆腐干,然后爸爸妈妈拆开来倒在碗里,在豆腐干上插上牙签,让我拿给爷爷吃。还有某个寒假的晚上,我缩在爷爷房间的床上,盖着他从日本带回来的榻榻米大被子,在被窝里背那首白居易的绝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还有一次我和弟弟把被单蒙在头上,关掉房间里的灯,喊爷爷进来,然后趁机扮鬼吓唬他。还有那么多的寒暑假,晚上八九点钟时爷爷总会笑眯眯地问道,要不要炒个鸡蛋给你吃吃呀?要的要的!接下来就是厨房间里一阵呲呲嚓嚓最终落实为一碗金黄色油乎乎的炒鸡蛋。还有每次过年时爷爷都要亲自做的熏鱼、肉圆、牛肉,几乎可以和饭店媲美。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还有一次,是我印象最深的。那是十多年前的初秋,高温闷热的天气,我刚刚参加完高中军训的那个周末,因为外公离世,爸妈都赶去外地料理后事,留我一个人在学校。当时全宿舍8个同学,有四个人回家度周末了,另外三个同学都有家人来探望,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那个陌生而冷酷的学校。我独自坐在空空荡荡的教室里上自习,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好学的,整个上午不断地看见其他家长来到教室窗口,看到同学们高高兴兴地冲出去。而我只有一个人,没有人会来看我了。感觉快要被黑洞吞噬的时候,突然听见小弟喊我姐姐的声音,我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抬头却真的看见爷爷奶奶带着小弟来看我了,他们就真真切切地站在窗口对我笑着。当时鼻尖一酸,眼泪刷地掉了下来。就像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时候突然照进一束阳光,点亮了原本晦暗无助的心。我以为这是爸妈远在外地特意关照的,后来才知是爷爷自己的主意,当我在电话里告诉爸妈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先是一愣,然后爸爸说,这就是你的爷爷。

爷爷去世1个月后,我家C妞来到了这个世上,尽管她提前两周出生,已经很努力地赶上了射手座,却还是没能赶上看一眼我的爷爷。不过也算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他们都属马,老马走了,小马来了。而且一去一来,刚好相隔一个月。明天就是爷爷的忌日,一晃一年过去了,因为生活中多了另一个需要操心的小人,似乎爷爷的离去并没有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只是我有时开车去奶奶家,在缓缓经过那道小巷的时候,总是觉得爷爷还会站在家门口的路边。看见车头前一位步履蹒跚的老爷爷的背影,才突然想起我的爷爷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几天的梦里,他没有出现,想必他并无太多挂念。去年的11月13日,天气晴朗却心痛无比,而明天,预报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但是我应该会心平气和地告诉你这一年来我过得很好,请放心离去。

奶奶和我

最近因为老爸老妈在大英帝国嗨皮,所以我中午就去爷爷奶奶家蹭饭吃,昨天奶奶觉得白米饭吃厌了,提议跟我出去吃。门口有一家大娘水饺和一家肯德基,她让我任选,我想想好像大娘水饺更加绿色环保一些,于是就提议去吃水饺。

记忆中跟奶奶单独出门吃饭的次数好像很少,而且年代相当久远了。那时候她还年轻,步履轻盈、耳目清亮,有几次商店里的营业员会误认为我们是母女。吃完水饺后,奶奶一手扶着我的手臂,一边跟我慢慢踱步回家,她说,你不要扶我,不然会把我推着走,让我扶着你,把你当拐杖,这样我走路就比较稳了。我说好的,同时对着她点点头,她则像平时一样报以微笑。她的听力最近几年每况愈下,大多数时候都听不清别人对她说了什么,所以她微笑的次数就增多了。走了没几步,奶奶突然说,明天跟你来吃肯德基吧?我愣了一下,随即说点头说好,奶奶则笑嘻嘻地继续问我,阿记得你们小时候放暑假了,我和阿爹一道带你们去观前街吃肯德基,每个暑假两次。——记得记得!还带我们看场电影呢!——对啊,吃顿肯德基,看场电影。——还去新华书店买本书呢!——对的,再去买书。

不久之前我还跟爸妈回忆起童年时期的这段美好时光,小学的时候,每当放暑假,我和两个弟弟都齐聚在爷爷奶奶家打打闹闹,消耗粮食,破坏家具,为两位长辈添堵。除了跟弟弟们打闹很欢乐之外,还能经常品尝到奶奶做的美食,绿豆汤,果冻,冰淇淋,南瓜面疙瘩……当然还有晚上十点爷爷炒的鸡蛋——仅仅吃了一个暑假的十点炒蛋,就让减肥二字成了我终身的课业。。。所以后来爸妈就不让我住他们家了。逐渐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和朋友,爷爷奶奶也渐老,除了小弟之外,放假后我们很少再长时间地聚到爷爷奶奶家去。于是奶奶便提议,每个暑假带我们仨去一趟观前街,吃顿饭,看场电影,买本书。这个习惯保留了大约有七八年,好像一直到我上大学后还没有完全停止。奶奶小时候跟着几个姐姐在上海生活过,所以她对西式的东西比较有好感,也很能接受。所以她会带我们去吃肯德基,不完全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她自己也能吃得开心,这点上爷爷就截然相反了,所以发展到后来,变成爷爷一人去面店吃面条,奶奶一人带我们吃肯德基,再后来,有几次爷爷索性就不愿意跟我们上街了。至于看电影,奶奶最喜欢的应该还是武侠片,所以在她的带领下,我竟然在电影院看过《东邪西毒》和《大话西游》。应该还有些其它武侠片,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只有这两部,因为《东邪西毒》看到一半的时候,奶奶凑在我耳边说,这电影不好看,我们要不要出去吧?我当时感觉像盼来了救星一样,立即跟着她欢快地走出了电影院。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电影竟然被奉为经典之作,不过也正因为这次童年经历,我从此对王家卫无感。《大话西游》好像是上初中时电视回播后才开始在举国上下红起来,那时其实距离电影真正上映的时间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我竟然也是第一时间在电影院里就看过了,这当然又是奶奶的功劳。除了武侠片外,其实奶奶还带我们看过不少欧美引进的大片,比如《勇敢人的游戏》《未来水世界》《空中大灌篮》等等,细数起来,似乎那些年里仅有的几部国内影院上映的欧美大片多数是奶奶带我们去看的。吃饭看电影,这通常是上午的活动,吃完午饭后,我们就直奔新华书店,那时候一楼面向观前街的位置是音像区,每次有新专辑上市了,外面橱窗上就会贴上大大的宣传海报。一楼大多是社科文学类书籍,不适合儿童,一楼和二楼之间有一个半层,满满一层全部是儿童青少年书籍,比较便宜的书平摊在中间几张大矮桌上,方便小朋友们随时翻阅,比较贵的书或者套装则陈列在两头的柜台和橱窗里,要看的话只能问营业员拿。奶奶通常会让我们自己挑喜欢的书,每人买一两本,我挑的大多数是科幻小说、冒险故事、神话传说之类的书。奶奶会在结账之前帮我们把把关,把她认为不太好的书拿掉,建议我们换别的,所以她帮我买过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的彩图成语词典、彩图古诗词典和彩图神话词典,其中我最喜欢的是神话词典,几乎囊括了中外各国各种神话传说,我把它放在床头反反复复看过很多遍,所以我在小学毕业之前已经对希腊神话和圣经故事里的名篇滚瓜烂熟了。后来奶奶还给我买过一本地理方面的辞书,里面有一张地质年代表,凭着对《侏罗纪公园》的喜爱,我竟然花了一下午把这张表背了出来,第四纪第三纪白垩纪侏罗纪三叠纪二叠纪……每个纪元的年代起止、代表性动植物,全都一字不漏。这也是在小学毕业之前。我至今觉得自己热爱看书的习惯,很大程度上是小时候在奶奶的协助下养成的,其实她也喜欢看书,她房间的床头总是放着好几本或借或买的书,不过正如上面提到的,她喜欢看武侠,偶尔也有一些琼瑶的小说。但是每当我很好奇地翻开她的这些书时,她总是很快夺过去,说这些书没养分,小孩不要看,而且不止一次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武侠小说会害人,叫我一辈子都别碰。所以我就真的从小到大一本武侠书都没读过,虽然后来觉得奶奶的说法有点言过其实了,周围很多同学讨论武侠内容时我也总是插不上嘴,不过时间长了,也不会觉得自己真的缺失了什么必不可少的精神内涵,看不看都无所谓。我第一次看《丁丁历险记》,也是奶奶给我买的,好像是在外地的书店,具体场景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那本书的内容我真是印象太深刻了,书名叫“黑岛”,开头有点惊悚吓人,结局很有意思,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原来《丁丁历险记》有好多本,前几年去香港,我特地买了一本英文版的大开本《黑岛》以示纪念。后来我和弟弟们逐渐长大,单纯买书已经不足以满足我们的精神需求,于是奶奶还允许我们每人再买一盘磁带。我年纪最长,自然不可能再满足于那些儿童故事类的磁带,所以我挑的都是歌曲磁带,我从小喜欢英语,那时候也刚刚有一些正式引进的欧美音乐卡带,但是我不认得那些歌手,所以只能凭着宣传海报上的照片漂不漂亮来挑了。就这样奶奶帮我买了第一张英文专辑玛利亚·凯利的Daydream,那是1995年发行的,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同时引进的还有一张詹妮弗·杰克逊的专辑,其实我认识她,我知道她是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妹妹,所以我一开始要买那张专辑,但是专辑海报上她是光着上身的,所以奶奶不让买,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玛利亚·凯利。后来我还让奶奶帮我买了1997年的格莱美奖专辑,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欧美流行音乐同步。此后还买过一些迪斯尼动画片和席琳·迪翁的专辑,这些国外引进的磁带价格比较贵,平均大概13-15块,不像国内歌手的磁带只要9块8,但是奶奶从来没说过什么。有时她自己也会买些迪斯科舞曲在家里放,甚至还买过《狮子王》。让我觉得很好玩。

纳博科夫说过,记忆是爱,你越爱一段记忆,那段记忆会越鲜活。后来奶奶走不了那么远的路了,我们也早就不需要她的陪伴才能完成这些活动。只是偶尔在十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那些年里奶奶带我们吃过的肯德基看过的电影,给我们买过的书和磁带,竟然一件件一桩桩都清晰如昨,随时可以从尘封的记忆远端提取出来回放,在时空交错中流露出一种温暖和感激。

改了域名

之前油和米的域名因为没有及时续费被godaddy收回了,放在了抢注上,我花了20刀也加入了抢注,但是不知道能收回域名是啥时候了,正好看到.us的域名很便宜,只有3.99刀,所以就买了个2fsky.us的域名,看上去似乎也挺好,然后花了点时间把它绑定好了,以后等到原先的.com收回之后,准备再做个域名跳转过去,所以在这里宣传一下下。

另外从昨晚上开始,国内好像屏蔽了godaddy的DNS,主页能上,但是会导致自己的网站上不去,因为之前果冻区的域名我是换了空间商提供的DNS,而新买的域名就没有改,所以就出现了果冻区能够正常访问,而2fsky.us就打不开了,后来看到围脖上有人说是DNS的问题,于是我就进后台改了一下,果然,现在都可以无障碍访问了。所以如果有朋友遇到相同问题的话,不要着急,问你的空间商要一个国内的DNS,到后台修改一下就OK了,而且DNS权限高于A记录,一旦修改DNS,A记录就不用再改动了。

签证有点烦

上周五,F老师和我远赴上海,为我们的蜜月之行办理签证。很多人听了都惊奇地问,咦,怎么你们签证还要自己去办啊?所以在此先普及一下签证知识,为大家今后有机会出国旅行提供一点方便。如果是跟团出行的话,有些国家的签证是不需要面签的,或者有些国家是不需要亲自面签,全套手续都可以由旅行社代为办理,比如我们去年去的塞班就是这样,只要按照旅行社规定把材料准备齐全交给他们,就能迅速搞定,好像日本的团队旅游签证也是这样的?而我们这次选择去的国家是德国+意大利,也就是需要申请申根签证,这个签证无论你是在哪个申根国领事馆办理签证,都是需要亲自面签的,不管是跟团出行还是个人自助,旅行或者商务都需要面签,不知道因公护照是不是可以免掉这道手续。

办理申根签证的基本原则是你任意在某申根国家办理签证(申根国家不等同于欧盟,具体多少国自己谷歌一下吧),就可以凭该签证前往任意申根国,但是办理的时候必须以主要居留国为准,也就是说如果你旅行中要去好几个国家,那么必须去呆的时间最长的那个国家办理签证,例如我们计划去德国和意大利,在德国呆的时间长,就去德国领事馆办签证,如果在意大利时间长,就去意大利办。否则是不会批给你的。另外也有人会耍小聪明说那我在这个国家办了签证,实际出行的时候只在那里呆一两天,主要去其它国家,人家也拿我没办法吧。理论上来说确实拿你没办法,但是据说很有可能影响到你下次签证,因为护照上肯定是显示你的出入境情况的,人家那边资料也会备案,到时候查到你的个人诚信度问题,就不太好办了。所以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再说面签的问题。我们的签证是全程个人DIY的,没有委托任何代办机构,而且事实证明根本不需要委托别人去办。当然如果你是跟团出行的话肯定是旅行社代办了,团签和个人签除了面签时间不同其它方面没有任何区别。很多人觉得签证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就我们这次经历而言,确实很繁琐,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难度,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去委托其它机构办,因为德国领事馆办签证的费用是60欧一个人,按照当日汇率折算人民币收取现金就是540块钱(汇率低的时候还不到540),而市面上凡是你能找到的代办机构给出的代办价格至少是1500/人,但是他能帮你办些什么东西呢?资料同样需要你个人一样样提供给他,面签同样需要你亲自到场,最多他会给你写一个行程单、办个境外旅游保险,但是这种行程单因为批量化生产不可能给你做得很详尽细致,而行程单恰恰是整个签证过程中最重要的资料之一,至于境外旅游保险,现在很多保险公司网站都可以直接投保,保单以PDF文档形式发给你,自行彩打即可,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所以花上千元代办签证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且在德国领馆签证区也写着“没有必要委托其它机构办理,不会对签证结果产生任何影响”,可见他们也是鼓励个人办理的。就我们当天办理情况来看,将近20号人不论男女老少,清一色个人办理,没有一个是委托的。

然后就是签证材料的准备工作,这个工作说实话是很浩大的一个工程。单单是准备一个行程单就很伤脑筋,因为行程单上不仅要写清楚每日的活动,还要注明全程所有住宿,因此事前的准备工作一定要做足。所以如果你们是满足于那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式旅游,对进一步了解和体验当地人文环境没有兴趣的,那么还是直接跟团去得了。行程的话说白了就是你想去哪里,你就做哪里,当然你必须要对那个地方有一定的了解才行,另外还要兼顾全程的交通与住宿,如果是自驾车的话,住宿上可以不必太考旅公交和地铁,只要看距离高速公路入口近不近就好了,如果不开车的话,住宿上一定要考虑距离公交地铁站近的地方,否则拖着行李箱步行是很糟糕的,打车的话必然产生一笔庞大的额外费用。

再说说住宿和交通,这个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因为多数人出国机会较少,可能不会太关注这个方面,所以想当然以为要在国外订房是件难度系数很高的事。事实上现在很多国际订房网站都有中文界面,全程中文辅导,零星出现几句英文,绝大多数人都是可以毫不费力订到合适房间的。操作上很简便,预订修改退订都不收取手续费,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有些房型是特价房,所以要先付款再预订,而且取消订房是不退款的,这种要特别留意,看清楚附加条件,不要贪图一时下手快。交通方面,如果你不想花太多时间去研究当地的交通系统,那么可以选择自驾。自驾也不是像大家想象中那么高难度的活动,国内需要做的是去公证处把你们的驾照公证一下,再让公证处办一份翻译件,价格好像是250一份 =_= 一本万利的买卖……这个公证件出国的时候要带上,就是作为你驾照的证明,因为国内驾照老外看不懂嘛,然后凭公证件就可以直接在车行租车了。就这么简单。订车的话也可以网站全程搞定,取车换车地点、时间,只要点几下就好了,提前支付的话还能有很大优惠。如果是选择当地公共交通,那么要事先查清楚火车、地铁、公交线路和购买、订票事项,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也不是太难的事,而且国外公共交通非常发达,以德国为例,城市轨道交通的发达程度令人发指,车票的种类也很繁多,总能找到适合你自己的经济实惠的车票。反观本朝近期出台的高铁制度,真是没什么话好讲的。

最后再说几句面签的感受。首先签证的地方真的好小,本来以为堂堂德意志,起码也给整个大厅,结果那个大厅的面积真是跟办公室差不多大,办理的人很多,座位很少,办理的速度很慢,平均一个号码要办十分钟,只有3个窗口,我们拿到的号码是117号,当时正在办100号,轮到我们的时候等了2小时。另外传说中讲英语面签会给对方留下良好印象,事实证明根本没必要。因为窗口上的人全是清一色中国人,可能还是上海人,反正他们开口就直接跟你讲中文,唯一一句英语是问到了国外说英语还是德语 =_= 所以我忐忑不安地准备了诸多英文对白甚至一两句德语对白,到头来只有用上一个单词English,这还是F老师讲的。而且我们的资料比较齐全,看上去也比较像良民,最关键是我们的机票已经出票了,加之星期五估计大家心情都很好,所以VO并没有怎么为难我们,就让去交钱了。但是德国签证有一点不大好,就是签证办理过程中查询不到进度,只有等十天后护照通过EMS快递到你手中,你翻开护照的那一瞬间才会知道到底签证有没有通过。这真是一种煎熬啊~不过我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